????岛主摇摇头,道:“对手既然是大宗师,没有谁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活着离开。”唇角泛起一丝笑意:“我只是要做好活着离开的准备。”

????赤丹媚道:“我若是杀了齐宁,离开这座岛,岛主觉得我还能继续活下去?”

????“如果你连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,又有什么资格君临天下?”岛主冷哼一声:“我所需要的,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女王。”

????赤丹媚忽然笑道:“岛主所需要的一定不会是我这样的人。如果我连他都可以杀,我实在想不明白我又如何能够很好地对待天下子民?媚儿感激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,媚儿也从来不敢违抗岛主的吩咐,但这一次,我无法奉命行事。”

????岛主脸色一寒。

????“我的性命当年是岛主所救,如果岛主想要收回这条性命,不必岛主动手,只要你说一句,媚儿立刻在你眼前自尽。”赤丹媚盯着岛主的眼睛。

????岛主眸中寒光如刀,直盯着赤丹媚那清澈的眼眸,许久之后,岛主才缓缓转过头,遥望大海,不发一言。

????齐宁再见到赤丹媚的时候,就瞧出赤丹媚的脸色不对。

????天色早已经黑下来,整座玄武岛都在夜色的笼罩之中,没有一丝光亮。

????齐宁带着赤丹媚进了玄武岛一片小树林中,靠着一颗大树坐下,赤丹媚倚在齐宁怀中,一直没有说话,齐宁感觉赤丹媚的身子有些发凉,将赤丹媚抱得更紧,希望用自己的体温去为赤丹媚驱寒。

????“你会不会这一辈子都会这样待我?”赤丹媚忽然问道。

????齐宁一怔,但随即微笑道:“若是你愿意,下辈子我依然这般待你,我只怕下辈子你瞧不上我。”

????赤丹媚幽幽叹了口气,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否还会有下辈子,这辈子能和你在一起,也就知足了。”将自己的娇躯更是贴紧齐宁,似乎是担心齐宁会突然离她而去,齐宁也是双臂将赤丹媚抱在怀中,微仰头,透过树林的缝隙望着夜空,心中却是想着,无论岛上会发生什么,总要保证赤丹媚能够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。

????等到了第三天黄昏时分,齐宁和赤丹媚正坐在沙滩之上,瞧见远方的海面上出现了影子,齐宁立刻起身,很快便瞧见是一艘船往这边过来,心下一凛,暗想这又是谁知道玄武岛的所在,竟敢往这边过来?难道是路过的船只?

????但那艘船却直往玄武岛而来,等到在玄武岛靠岸,齐宁便瞧见一人走上了船头,那人一身灰色长袍,身材修长,看清楚那人的脸庞,齐宁心下一惊,来人竟赫然是北堂庆。

????不久前齐宁在九宫山与北堂庆分别,知道天诛客守着九宫山,北堂庆要离开九宫山极其困难,却想不到分别不久,北堂庆竟然来到玄武岛。

????北堂庆站在船头,自然也瞧见沙滩上的齐宁,眸中显出惊讶之色,显然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见齐宁,微皱眉头,却还是从船头跃下,向齐宁这边走过来,还没走到齐宁这边,齐宁又见到守卫九宫山的天诛客却也是出现在船头。

????他本来还诧异北堂庆怎会突然出现在玄武岛,见到天诛客一刹那,瞬间就明白过来。

????北堂庆显然不是独自下山,瞧这架势,应该是被天诛客押送过来。

????天诛客是当今天下除了大宗师之外最强大的剑客,除了北堂幻夜,也无人能够使唤的动他,既然是他亲自带着北堂庆来到玄武岛,自然是受了北堂幻夜的吩咐。

????虽然引出玄武神兽的三大神器都已经在玄武岛,可是除了北宫连城可以驾驭紫龙箫,却无人能够驾驭凤凰琴。

????北堂幻夜声称要等待一位最合适的琴师,齐宁一直想不明白北堂幻夜会让谁过来,这时候已经明白,北堂幻夜要等的就是北堂庆。

????北堂庆是当今四艺绝士之一,琴技了得,由他来驾驭凤凰琴,自然是最为合适的人选。

????北堂庆走到齐宁面前,齐宁只是看着他,北堂庆嘴唇微动,似乎想说什么,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口,从齐宁身边擦肩而过,齐宁转过身,瞧见北堂幻夜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不远处。

????北堂庆走到北堂幻夜面前,见到北堂幻夜变成一个女人,并没有露出任何诧异之色,而是恭敬行礼道:“皇叔!”

????北堂幻夜带着一丝浅笑,柔声道:“今次借你琴技一用,所以让你过来。”

????“皇叔吩咐,自当遵从!”北堂庆在北堂幻夜面前却是显得十分谦恭。

????忽听到船头的天诛客高声道:“侯爷,当年约定,长陵侯下山之日,我对侯爷的承诺便算完成,今日将长陵侯交给侯爷,自此两不相欠!”

????北堂幻夜含笑道:“这几年辛苦你了!”

????天诛客高声道:“不知剑神可在岛上?”

????北堂幻夜回转身,只见到北宫连城就在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站着,含笑道:“北宫兄,这位是天诛剑的主人!”

????北宫面无表情,也不说话。

????天诛客却已经落下船头,远远向北宫连城拱手道:“晚辈见过剑神。今次前来,能得见剑神,实乃三生有幸。有一事相求,还请剑神应允!”

????北宫只是看着天诛客,并不言语。

????“晚辈练剑至今,自问已经对剑道略有感悟。”天诛客恭敬道:“今日求剑神赐教一二,虽死无憾!”

????齐宁心下一凛,暗想天诛客真是好大的胆子,竟敢向北宫提出挑战。

????天诛客虽然剑术当世第一,可是他似乎忘记,他面对的是大宗师。

????但齐宁却也明白,高处不胜寒。

????天诛客在剑法上的造诣,放眼天下,也只有北宫这最后一座高峰,对于剑道的痴迷,天诛客当然会以北宫作为最后的对手,在天诛客的眼中,挑战剑神不是为了胜负,而是只有战胜剑神,他才会觉得真正进入了剑道的无上巅峰。

????对于剑道巅峰的追求,势必会让天诛客存有与剑神一战之心。

????可是今日显然不是一个好时机。

????天诛客的修为,虽然绝无可能与大宗师相提并论,但若是此人全力以赴,北宫也绝无可能轻而易举便击败天诛客,换句话说,天诛客一出手,势必会让北宫显露出自己的实力来。

????几位大宗师互相之间一直不敢轻举妄动,归根结底,就是因为互相之间不知对方的深浅,为此岛主和北宫甚至让手下弟子交锋,陌影在京城与向天悲一战,实际上就是两大宗师互相试探对方的实力。

????岛上的人都明白,玄武神兽出现之时,几位大宗师都不可能让玄武丹落到其他人的手中,一旦争夺起来,势必一场大战。

????如果此时剑神出手,以另外两位大宗师的敏锐,很容易就能窥透北宫的实力,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大战之前,被其他人看出实力,就已经落入下风。

????北宫依然没有说话。

????北堂幻夜笑道:“北宫兄,其他剑客你瞧不上眼倒也罢了,不过天诛剑的主人乃是当世第一剑客,我知道北宫兄如今的剑道修为早已经是登峰造极,普通的剑客你自然是瞧不上眼,但天诛客请你赐教,一番赤诚,多年前他就一直存有这个心愿。”双手如同淑女般轻托在胸口,嫣然笑道:“当年北宫兄剑术尚未大成之时,也是游历天下,找寻剑道高手切磋,今日的天诛客便是当年的北宫兄,当年若是有人拒绝北宫兄切磋之意,不知北宫兄心下如何想?”

????齐宁心下冷笑。

????不说话的时候,北堂幻夜宛若一位绝代佳人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吸引人的魅力,可是他柔声说出的话,却比刀子还要狠毒,眼下明显是挑唆北宫与天诛客一战。

????齐宁看着身子挺直的天诛客,看着他脸上郑重肃穆的表情,心知天诛客对剑神充满了敬意,而他今日提出挑战,也显得十分神圣。

????到了这种境界的剑客,出剑已经不再是为了胜负,而是要追求剑道。

????北堂幻夜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上,带着浅浅的笑意,风华绝代,看着那浅浅笑容,齐宁心头猛然一凛,暗想今次天诛客送北堂庆前来玄武岛,是否早在北堂幻夜的计划之中,北堂幻夜是否早就准备让天诛客向北宫发出挑战?

????以天诛客的境界,能见到北宫,势必会提出切磋的要求,而北堂幻夜对这一点自然是十分清楚,所以在这非常之时,故意安排两人相见,为的就是能够窥透北宫的实力。

????天诛客忽然向前走出三步,尔后深深一礼,随即再向前三步,又是深深一礼,然后又往前三步,再次一礼。

????九步三礼,这当然是最高的敬礼。

????北宫没有说话,却已经向这边走过来,经过天诛客身边,停了一下,淡淡道:“你来!”尔后径自往海边走过去,天诛客转身跟上。

????众人见状,心想看来北宫竟然真的接受了天诛客的挑战,但每个人的心思不一。

????北宫走到海边,背负双手,却没有立刻出手的意思,天诛客走到北宫身旁,并肩而立。

????众人也不好靠近,远远看着二人的背影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三五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aoshuo35.com/book/761/145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