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江夏郡,这个被卷入战乱之中的州郡,从战乱之中已经慢慢的走出来了。

????苏飞此人,不负牧景的信任。

????在黄钧等人的支持之下,轻而易举的玩转了太守府的事务,事无巨细,他仿佛都会亲自过目,一一的清理江夏郡的一些动乱,还直接用了重典。

????百姓都是淳朴了。

????不否认,刘表在这荆州之地,已经经营多年,的确得了不少民心,很多人还是支持他,相信他,因为他能给自己们带来太平的生活。

????但是百姓也是健忘的。

????其实他们不是很在意,谁来当家做主,而是在意,谁能让他们吃的得饭菜。

????苏飞这一手,镇住了他们。

????加上州牧府的一些声誉,压住江夏,倒是没有丝毫的困难。

????江夏安稳了,这给牧景很大很大的帮助,有一个安稳的江夏,等于给牧景的一个大刀阔斧,长驱直入的机会。

????他甚至有机会,带兵直插江东。

????当然,如果没有必要,他不会这样做,接下里的任务,肯定是先消化掉荆州,至于打出去的想法,暂且不考虑,而且江东的局势,他知道的也不多。

????“末将黄忠,拜见主公,请主公责罚!”黄忠龙行虎步,走上堂上,直接俯跪在地面上,大声的叫起来了。

????夏口一战,他败了。

????而且败的有些惨烈。

????并非被偷袭。

????也不是夜袭奇袭这些失利。

????而是在面对面的对攻之下,直接就败了,败的是那般的直接,那般的没有一点点的希望。

????“起来!”

????牧景淡淡的开口。

????“主公?”黄忠抬头,有些疑惑的看着牧景,牧军向来是赏罚分明,他吃了这么一个大败仗,怎么可能一点惩罚都没有了。

????“此战非罪!”

????牧景轻声的道:“也不是你的错,其实是我想的太过于理所当然了,江东水军,乃是天下精锐,我军缺乏战场,能在岸上狙击他们,可想要堵住他们,根本不可能的!”

????终究是他有些异想天开了。

????水道上,没有战船,就没有任何希望。

????“主公,末将还是……“

????黄忠虽然猜到景武司已经先一步禀报了,但是还是略显得有些意外。

????“不必太过于介怀!”

????牧景摆摆手,道:“沉溺过去,是难成大事的,接下来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去做,没有这么多功夫,听你在这里的自我阐述的检讨!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黄忠站起来,敬了一个军礼。

????“江东军突围之后,目前情况如何?”牧景问。

????“斥候一直跟着他们,江面上有,两岸也有,绝对不会给他们逃脱的机会,昨日下午,他们已经返回柴桑了,大军汇合之后,他们迅速在柴桑大兴土木!”

????黄忠说道:“我估计他们是想要以柴桑为根本,建立一道能防得住我们牧军东征的屏障!”

????“柴桑吗?”

????牧景嘴角扬起了一抹的讽刺性的笑容。

????他深呼吸一口气,把其他的一些的头绪给抛之脑后,现在也不是时候说这件事情,凡事都要一步步来了:“继续排着斥候盯着他们,任何蛛丝马迹,风吹草动,必须汇报!”

????“诺!”

????黄忠点头。

????“主战场那边,有消息回来了吗?”牧景突然问身边的金九。

????蒋琬已经下放去了。

????徐庶去了长沙。

????他身边的人,倒是略显得安静很多了,唯有一个金九了,金九是武夫,是神卫营校尉,也是牧景的贴身护卫大将。

????“主公,这些都是汇聚回来的消息!”

????金九有些苦恼,这些事情,他有时候,还真做不来,蒋琬下去,徐庶也不在,可有些事情,还是需要有人去做了。

????在牧景身边,信任之一方面,能力也不能缺少。

????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出现在牧景身边的。

????毕竟牧景身上,就代表这绝密。

????大部分人都很难被接受,大部分的信任,都是需要经营的,如今只能看来牧景是宁缺毋滥,大部分的文吏事情,都交给了一些参将谋士,以金九为主。

????“没有归类?”

????“主公,属下乃武夫,是在不是很擅长此些事情,不如你另外找几个人来负责吧!”金九叫苦。

????“我知道!”

????牧景瞪了他一眼:“我要是能找到人,也不会用你的蠢脑袋,最近你还是将就将近,等我找到了一个合格的主簿,就让你专心练兵!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金九有些欲哭无泪。

????牧景不理会他,亲自给这些密函归置分类了一番,然后拿出了一些有用的消息,仔细的看了看,虽然这些消息,营养成分都不是很高,但是却能给牧景很多的判断。

????“荆州城,撑不住多久了!”牧景低沉的道:“现在就看,张允的选择!”

????“主公,密函!”

????他话音才落下,门外就送来了一份密函,景武司的绝密标志。

????“传!”

????很快信函就交到了牧景的手上,他亲自打开看。

????不到一会,眉头便已经舒张开了。

????嘴角有了一抹笑容。

????“蒯良拿下的张允,这是好事,剩下的就荆州城了,孤掌难鸣!”牧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????自从他突破了江夏之后。

????这荆州,已经算是他的一个囊中之物了,但是一日没有拿下,一日都是的感觉不安全的,始终心情起伏,生怕煮熟的鸭子飞走了。

????毕竟明侯府如今的敌人,可是不少了,谁都有可能来掺合一手。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荆州城的城下。

????诸葛亮一袭淡色的长袍,头发髻起来,手中握着一柄节间,脸上虽然略显出年龄的稚气,但是散发出沧桑而刚毅的气质恰恰掩护了这年龄的缺陷。

????“轰!!!”

????一声低沉的轰鸣声,荆州城北城的城门千斤闸被的绞盘吊起来了,巨大的城门也咯吱的打开。

????“大都督有命,请使者进城觐见!”

????城头上,守门校尉,怒声长啸,声波从两重门的回形城门楼不断的回荡起来了,一波接着一波。

????“请!”

????“请!”

????城门打开,长长的城门甬道之中,出现两列兵马,兵马列阵之下,手中从长矛出手,一下一下的轰击大地,然后发出煞气凛然的声音。

????“吓唬我?”

????诸葛亮抬头,扫视了一眼,眸子淡淡,心中却有一抹不削。

????这种情形,也能吓得住他诸葛亮。

????那就有点太小看他了。

????年幼家中局变,虽叔父南下,一路从江东走到荆州,经历了多少的事情,后来更是在乱战之中,被牧军强行抢夺回了明侯府麾下。

????他所经历的战场,可不是一个两个,即使没有绝对的强大,也不会轻易被一个声势给吓住了。

????他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迈出第一步。

????踏踏踏!!!

????诸葛亮沿着而二重门的甬道,在无数荆州士兵的注目礼之下,扛着巨大的压力,却仿佛丝毫不在意,一步一个脚印,走向了城中。

????当然他有孤身赴江东的勇气。

????今日自也有孤身入荆州的魄力。

????“此人不凡!”

????城墙上,无数将领看到这一幕,都发出了感叹。

???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????进了城之后,这些巨大的压力,反而消失了。

????诸葛亮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息。

????虽然无惧。

????但是给他的压力确实真的,这是精神层面上的一股压力,一旦被压垮了,他日后恐怕想要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????“诸葛使者,这边请!”

????一个文士在城门里出口,已经供应良久,对着前方说道:“我们大都督在的县衙大堂上,恭候汝!”

????“前面带路!”

????诸葛亮轻轻的说道。

????从城门到县衙,路途不算遥远,但是也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,作为一个记忆清楚,能力过人的读书人,他只是左右扫几眼,就能判断城中的一些情况了。

????看来城中的情况,比他想象之中,更加的不如。

????倒不是说的荆州军的斗志和兵力。

????而是荆州军的人心。

????荆州军或许是过于的重捐苛税,导致如今的局势,当初刘表埋下的祸患,如今已经开始的发酵了,一旦有一些火焰点燃,或不定直接就反了。

????这倒是可以作为他一个谈判的底气。

????………………

????荆州城。

????大堂上。

????诸葛亮迈步而进,一走进来,就有一股阴沉沉的气息扑面而来,仿佛要让他的置身在一个冰窖里面一样。

????他微微抬头。

????堂上十余人,皆然武将,一身气血冲天,杀意凛然的武将。

????为首一人。

????必是蔡瑁。

????蔡瑁的威严深重,单单是盘坐在首位上,一言不发,都能给人带来很沉重的压力,而且浑身的煞气侧漏,此时此刻,仿佛是一个沉默的狮子,只要张开嘴,就要吞噬人一般。

????黄祖陪坐旁席,一双眸子阴沉如水,他的眸子很冷,如同毒蛇,不动则已,一动就要致命。

????左右列坐,十三四将领,都是荆州军的主将,每一个都是神经百战,血战沙场的人,他们散发出来的血气和杀意,交织在一起,给人一股喘不过气来的压力。

????诸葛亮拳头轻轻的攥紧。

????咬咬牙。

????一步上前,硬扛着这无穷的压力,持节间,声音洪亮,道:“明侯府诸葛亮,见过诸位将军!”

????“诸葛家的诸葛亮!”

????蔡瑁猛然之间开口:“吾昔日与其叔父诸葛玄,也略有交情,只是你们诸葛家,薄情寡义,实在令人可耻,昔日荆州收留汝等,汝等却叛荆州,而入明侯府,如此不忠不义之辈,何意为使!”

????他一声令下,大喝:“来人,拖出去,斩了,祭旗!”

????诸葛亮闻言,心中猛然一慌,倒是没想到蔡瑁这么狠辣绝情,甚至都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直接就要动手杀人,这倒是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了。

????不过他终究不是普通人。

????危险之中,脑子特别清楚的一个人。

????面对蔡瑁的先声夺人,他再踏上一步,身上反而有一股无畏无惧的气势,淡然如斯的说道:“某之一命,何足挂齿,既蔡大都督愿意以荆州数万儿郎,与我这贱命陪葬,那某也无憾了!”

????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,但是手心的汗水,已经滴滴的流淌下来了,背脊都的衣服,都已经有些湿透了。

????“大都督,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我荆州人,也不能让他们小瞧了,既然他来了,那就听听,他能说什么,再做定夺,也不晚啊!”黄祖出来解围。

????“好啊!”

????蔡瑁冷然的道:“诸葛亮,某家倒是要看看,你能说点什么,让某家听的舒服的,或许某家还能留下你一条小命!”

????“看来我的脑袋,一时半会,还搬不了家!”

????诸葛亮松了一气,不过声音却并没有丝毫的变,一如既往的强硬,无畏无惧,给一种,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感觉。

????“哼,那可不一定!”

????蔡瑁冷然的道:“某若心情不好,斩你头颅,不过是咫尺之间的事情!”

????“那吾还需要盼望着,大都督的心情,一直都美好下去!”

????诸葛亮笑了笑,活跃了一下气氛。

????“有话说话!”

????黄祖淡然如斯:“若是你说不出一个让我们满意的话,今日谁也救不了你的命!”

????“某代表的是明侯府!”

????诸葛亮道:“话,未必会中听,至于吾之命,也不劳烦各位操心,生死只有天命使然!”

????说着,他也不继续兜兜转转下去了。

????直入主题。

????“今日吾入这荆州城,乃是为了和平而来的!”

????“和平?”

????一猛将愤然,拍案而起:“明侯府徒然兴兵,侵我荆州,烧杀抢掠,攻城略地,这战乱就是汝等带来了,今日倒是在这里,假惺惺的让人呕吐,你们拿什么来和我们荆州百姓说和平!”

????“一个巴掌拍不响!”

????诸葛亮平静的回应:“我们益州出兵,你们荆州就没有的责任,乱世之中,谁也别说谁的高尚,谁也别说谁的可耻,但是事实只有一个,那就是你们战败了!”

????“混账!”

????“找死!”

????“杀了他!”

????一个个大将叫嚣起来了。

????战败,已经是一个耻辱。

????被人当面这样说,更是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。

????他们不愿意接受。

????但是却不能不去接受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三五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aoshuo35.com/book/732/1178/